曾“重車壓梁”的涪江大橋添“盔甲”備汛
2019/6/17 9:27:39 來源:四川新聞網 編輯:吳敏佳

  去年遭百年一遇特大洪水,今年涪江沿線嚴陣以待——

  流域名片

  涪江,發源于阿壩州松潘縣與綿陽市平武縣之間的岷山主峰雪寶頂。高山雪水與沿途支流匯合,橫穿綿陽、遂寧,至重慶合川區匯入嘉陵江。由于集水區位于上游的龍門山脈西側暴雨區,每年主汛期涪江全線防汛壓力極大。

  本報記者羅之飏

  涪江防汛壓力,來自于沿線城鎮、交通設施密布。涪江防汛的底氣,則來自于其上游的控制性骨干水利工程武都水庫。這座大型水庫,不僅是“第二個都江堰”武引灌區的主水源,也是整個涪江流域防汛的最大依靠。

  備戰實招

  6月12日10時許,寶成鐵路涪江大橋,一輛班列正在通行,靠近岸邊的橋墩上,粉刷一新的水文標志清晰可見。橋下,涪江水正緩緩流過。

  看似平靜的水面,在汛期卻兇猛異常。去年7月11日,百年一遇的特大洪峰襲擊涪江,鐵路部門緊急實施“重車壓梁”——調集兩列超45節編組的重載貨物列車跨上寶成鐵路涪江大橋,并聯系上游武都水庫攔蓄洪水以削減洪峰沖擊。最終,成功保住寶成鐵路“大動脈”。

  今年涪江備汛如何,涪江大橋等重要節點將如何應戰?逆流而上,記者邊看邊訪。

  涪江大橋:穿“新鞋”添“盔甲”,32個加固裝置抗沖擊

  12日上午,寶成鐵路涪江大橋橋頭下,綿陽工務段綿陽橋路車間主任林朝金正在組織工人清理場地,不久后,這里將舉行汛期安全演練。

  幾天前,已經“66歲”大橋的上行線橋梁剛添上“盔甲”——鐵路部門給條石橋墩裹上一層厚厚的混凝土。添了“盔甲”的大橋上行線橋梁和建于1995年的下行線橋梁外觀幾無差別,很難看出歲月沖刷的痕跡。

  大橋本身也穿上“新鞋”——鐵路部門在大橋的基坑外澆筑了一層鋼筋混凝土圍護,再用鋼筋和原橋墩連接,“相當于穿了一雙新鞋,讓它‘站得更牢’。”林朝金告訴記者,1953年修建大橋時,受技術和時代所限,上行線橋墩基坑采用木樁+混凝土結構,能夠承受的沖擊力有限。而經過本次加固,大橋承受力變得更強。

  橋梁為豎向承重建筑,最怕洪水帶來的水平推力。12日上午,林朝金帶記者鉆進橋面和橋墩連接處,展示涪江大橋由廢棄鐵軌制作成的應對水平推力的裝置——防落梁加固裝置。該裝置呈三角形,頂角由緩沖木塊和橋梁體相連,其余兩角均埋入橋墩內部,裝置面向涪江上游受力。這樣的裝置,大橋上下線兩座橋梁一共安裝了8組32個。

  綿陽橋路車間副主任張文超說,根據專家測算,在安裝了裝置后,大橋已能抵抗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的沖擊。同時,還能保證橋梁梁體在被沖擊損毀等危急情況下,大橋不會被“連根拔起”。

  武都水庫:按最大洪峰模擬演練,主汛前騰出近半庫容

  武都水庫地處江油市境內,系截斷涪江建成,也是涪江流域唯一的控制性骨干水利工程。去年7月,正是武都水庫的攔蓄,將涪江特大洪峰流量削減一半,下游的寶成鐵路涪江大橋、綿陽市和遂寧市主城區才得以保全。

  換言之,涪江防汛,武都水庫首當其沖。“只要你們發出緊急信號,我們會立即調減涪江出庫流量。”12日下午,武都水庫管理中心負責人正與來訪的遂寧市防汛工作人員協商聯動防汛。管理中心監控室電子屏幕上,水庫蓄水量、水庫上游來水量和出庫水量、下游各城市江段流量盡收眼底。

  對于去年過境的特大洪峰,管理中心主任助理鄧香銘記憶深刻,但他說,面對即將到來的主汛期,武都水庫工作人員充滿信心。

  信心來源之一,是前不久的實戰模擬演練。這場演練中,涪江洪峰流量最大達到8580立方米/秒,水庫和下游均安然無恙。而8580立方米/秒,也是近年來涪江干流的最大洪峰流量。

  更大的信心來自于入汛以來不斷下降的水位。水位的下降,意味著水庫騰出了可用于攔蓄洪水的庫容。至6月12日,水位已經比汛期運行上限水位645米低5米。主汛期到來前,水位還將再降5米。

  下調水位的指令,來自于省防汛抗旱指揮部。作為涪江流域的控制性骨干水利工程,武都水庫的防汛庫容調度權限歸屬省防指。“這樣的待遇,全省也沒幾個。”武都水庫管理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按照省防指要求,在主汛到來時,武都水庫將會騰出一半的庫容。屆時,水庫的防汛庫容將超過2.8億立方米。根據水文資料研判,這足以應對涪江流域百年一遇的洪峰。

  備汛故事

  爺爺修鐵路 孫子保鐵路

  從爺爺修建寶成鐵路開始算起,綿陽工務段綿陽橋路車間綜合維修工區工長徐劍鋒已經是“鐵三代”了。每個工作日上午,他都會帶領班組成員巡線,養護鐵路和橋梁。

  去年,涪江特大洪峰來襲時,徐劍鋒正在成都照顧住院的家人。但洪峰一來,他又回到了崗位上。由于忙工作,自己的車子被大水“泡了湯”。

  “有啥舍不得的,路壞了才舍不得。”在徐劍鋒眼里,宿舍窗外的寶成鐵路才是最寶貴的財產。那里有爺爺灑下的汗水,有父親養護時付出的心血,有自己度過的19年青春。

  記者離開時,頭戴草帽的徐劍鋒又邁步巡查在鐵路線上。他說,今天風平浪靜,不代表明天相安無事。

  記者手記

  像繡花一樣備汛

  不久前,寶成鐵路涪江大橋水文標志增加黑白水位線,也細化了水位刻度——從以前的以分米為基本計量單位到以厘米為基本計量單位。不僅如此,大橋中間還涂裝了專門給列車司機看的水文標志,即便在岸邊很遠也能看清。

  大橋管理部門說,水位變化一厘米,大橋承壓就會產生巨大變化。這對于需要“保養”的“爺爺輩”大橋來說,都是無法忽視的破壞力。

  精細化備汛案例還有很多。在武都水庫,與去年特大洪峰“交手”后,管理部門把調度變量依據——上游來水量增減幅度,由400立方米/秒縮減到200立方米/秒。調度會更隨機應變、貼近實際。

  事關成百上千萬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備汛必須像繡花一樣仔細精密。這個夏天涪江或許沒有洪水,但認真不會白白浪費。所有細節,都會在關鍵時刻發揮出作用。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中国福利彩票3d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