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驚喜
2019/6/17 9:55:14 來源:廣元晚報 編輯:李順成


  從小到大,父親總能給我不斷制造驚喜。比如:上山歸來常給我帶回紫色的桑椹,長毛的獼猴桃等野果;挖田時會帶回一根兩根的鱔魚,用大青葉包裹放在土灶里燒熟后,再撒上一點食鹽,便成了我的佐餐;打谷子時會給我捕捉一串油蟋蟀,用火烤熟后供我享用。

    至于趕集,父親從不會空手而歸,油餅、包子、油條、麻花、水果糖、米花糖、水果等都是父親最愛給我買的品種。

    每天上學時,父親變著花樣,給我準備好諸如花生、炒胡豆、炒豌豆、炒黃豆、瓜子、甘蔗等中的一種,作為對我喜歡上學的獎賞。但數量都很少,帶殼花生十顆左右,甘蔗約二十厘米長,水果一般是一個。也許父親并不知道干果和水果可以補充人體所需的微量元素,但父親肯定知道,在物質匱乏的歲月里我是營養不良的,任何食品對我的身體都有好處。

    工作后,父親仍能給我一些驚喜。他是不吃紙煙的,嫌紙煙味淡,不過癮,只吃葉子煙卷。但朋友或晚輩發給他的紙煙卻照收不誤,用空煙盒裝好,積攢在那里,我每次回家,父親都要給我一至二包雜牌煙,這對于工資極低煙癮又極大的我來說,也是一種援助了。

    父親對我的教育是用心的,更是注重教育方式和方法的。父親從不打罵子女,用父親的教育理念來審視我現在為人父和為人師的諸多教育行為,我自愧不如。

    父親常說:心存善念和富有同情心是做人的根本。不太愚笨的我早已向父親表態,以后應該如何做人,讓父親很是欣慰和滿足。

    父親離開我已三十一年了,年過半百的我,雖然在各方面都沒有什么成就,但就品行端正而言,我是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的。

    鐘寒(旺蒼)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中国福利彩票3d游戏规则